材料图:美国加利福尼亚州,全球逾20个开发超级高铁列车车厢的团队齐聚,在SpaceX的测验轨道上对它们的设备进行测验。 


近来,《今天美国》网站报导称,特斯拉公司、SpaceX CEO埃隆·马斯克宣告,旗下“超级高铁乘客舱”将进行测验,方针运转速度为音速的一半,并在1.2公里内完结刹车。

这意味着,乘客舱要以约613公里的时速运转,14秒内“秒停”,减速度数值近重力加速度的1.2倍(1.2g)。

与马斯克对这项短间隔测验“张狂又振奋”的感觉不同,人们更猎奇“秒停”的可行性。

“秒停”不需“get”新技能

“14秒制动马斯克所提的乘客舱,技能上没问题。”“十三五”国家重点研发方案“中速磁浮交通体系要害技能研究”课题负责人、中车首席专家杨颖向科技日报记者表明。

国防科技大学磁浮技能工程研究中心教授李杰表达了相似观点,并奉告“马斯克的超级高铁和我国高铁制动原理根本共同”。

在我国,高铁动车组选用复合制动。正常制动中,优先选用“再生制动”,行将电动机“回转”为发电机,把动车组动能转化为电能,经过接触网供应给相邻区间动车组运用。当动车组行将停站时,则改为与轿车制动盘作业原理一般的“机械制动”。高铁遭受停电等毛病,紧迫制动也为“机械制动”形式。

此外,我国CRH380AM还运用了“风阻制动”,经过在列车端部升起风阻板,加大动车组空气阻力;德国、日本运用“涡流制动”,制动时将一套电磁铁置于钢轨上方,通电后,电磁铁与钢轨间发生涡流发热,将动能转为热能耗费掉。

“按马斯克所述,乘客舱质量约在几百公斤左右。动能是质量与速度平方的乘积。速度较大,但质量较小,制动要耗费的能量并不‘巨大’。以现有老练的长定子驱动技能,完成‘秒停’不吃力,‘再生制动’就可完成。”杨颖说。

“秒停”很简单 “商用”很为难

对马斯克的测验,杨颖表明不必太“振奋”,比如美国航空母舰上MK-73型阻拦索,可使30吨重的舰载机以260公里时速着舰,滑跑91.5米中止,减速度约3g,同比难度远高于这项测验。

“研发超级高铁,终究是为了成为群众交通工具。它的发动加速度和制动减速度不能超过一般健康人的接受限值。现在看,一般人接受的减速度限值约为0.5g。”中车株洲所研究院副院长陈高华说。也因而,现有交通工具“减速度”均控制在0.5g以内。

“速度越大,减速度应该越小。公交车紧迫刹车,乘客已‘人仰马翻’。飞机下降稍‘猛’,乘客在飞机落地瞬间心里也会‘咯噔’一下。只要飞行员等具特别优异体质者,可接受这种‘加码’的减速度。”杨颖弥补。